• 香港經濟日報

【疫市營商】施政報告稱以科技助的士業重生 租車司機:不整頓行業制度只會徒勞無功


上周《施政報告》宣布將透過善用科技及舉辦嘉許計劃等以提升的士服務質素。有的士司機嗤之以鼻,直言政府不熟悉行業運作,空畫大餅,計劃只會徒勞無功。


的士司機黃先生專做網約機場的士,見盡行業變遷。他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封關,的士失去過關、機場出入境乘客,收入比之前跌了接近 2/3,只餘下新界來回市區的長途客,短途客因經濟亦減少,經營比艱難得多。

黃先生坦言,政府想以科技改善的士服務如空中樓閣:「如果政府是想主動出手,統一開發網約 app 提升效率的話,基本上不可能。這行近年變得太快,政府又經常慢半拍,早在5 年前我們一半乘客已是由 app 叫車,現在網約車比例更達 9 成,等政府做?我們早已玩完。」他直指政府不諳行業運作,笑指即使的士商會主席亦對網約服務一知半解,管理車隊與管理網約車服務完全是兩回事。 黃先生以專營的士為例說:「香港現在大約 18,000 架的士,專營的士計劃推 600 個。我好肯定 600 個牌最後都只會落入車行手上,因為香港不像外國 1 架車跟 1 個人,有幸運兒抽到專營牌照,車行大可進行枱底交易,例如出價 10 萬元私下購買牌照使用權。最後專營司機駕駛車行的士,車行就再安排其他人駕駛專營的士。專營司機可聲稱頂朋友更,而自己的車要其他人頂更便行。」

黃先生指出,的士服務差劣很多時候源於車行管理混亂,一個管理人隨時要管理 20 至 30 架車,極端情況下甚至要管理 100 架車,在司機並非綁定 1 架車的情況下,服務以至衛生難以保證。此外,的士不肯過海最大原因便是不想空車回程,生意做少很多。他說:「要改善情況,政府有不少方法都可以考慮,而非開發最不熟行、兼已有人在做的網約車 app。」 拒載方面,黃先生認為最大原因是網約車盛行,因網約單最低消費 70 元,金額由網約平台決定,司機收入反而能保證。乘客如果在街上截不到的士,其實司機要接利錢較多的網約單。

黃先生笑言,客人最易截到車是去的士站:「現在會排的士站的司機多數是懶得用 app,或者是不懂得用 app 的老一輩。與其說我們不做短途客,倒不如說時代變了,大家都網上收單;網約車平台為了保證收入,拒接利錢較少的短途 call 也是平常事。」 圖片: 香港經濟日報 原文資料來源:https://sme.hket.com/article/2817466/%E3%80%90%E7%96%AB%E5%B8%82%E7%87%9F%E5%95%86%E3%80%91%E6%96%BD%E6%94%BF%E5%A0%B1%E5%91%8A%E7%A8%B1%E4%BB%A5%E7%A7%91%E6%8A%80%E5%8A%A9%E7%9A%84%E5%A3%AB%E6%A5%AD%E9%87%8D%E7%94%9F%E3%80%80%E7%A7%9F%E8%BB%8A%E5%8F%B8%E6%A9%9F%EF%BC%9A%E4%B8%8D%E6%95%B4%E9%A0%93%E8%A1%8C%E6%A5%AD%E5%88%B6%E5%BA%A6%E5%8F%AA%E6%9C%83%E5%BE%92%E5%8B%9E%E7%84%A1%E5%8A%9F

425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