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任網約車不管是「大家都輸」



周一(18日),西北區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舉行記者會,質疑當局打擊白牌車不力。周二再有組織號稱代表45個的士團體及香港的士前線司機大聯盟,到政府總部門外請願,聲言要聲討上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認為他在任期間縱容白牌車損害業界利益。組織指Uber平台就使的士業界每日平均損失2,100萬元。

這些的士團體所講的白牌車,主要針對尚未合法化卻又普遍存在的Uber等網約車平台。這些網約車平台與劏房其實有點相似,它們同樣都屬於違法行為,但基於現實中一些原因,政府並沒有積極執法取締。就如劏房問題應該早日解決,政府也應該主動解決網約車平台的法律問題,而非像現在一般棄而不顧。










政府不應繼續不作為


網約車平台為民眾提供了一個新的交通選擇,自有其存在意義。一般情況下,網約車的價格都比的士要貴,而且因為違法而有較高風險,但仍然有不少人選擇網約車服務,反映網約車服務的確有較的士優勝之處。例如有人認為網約的私家車比較舒適,可選擇的座位比起固定座位數的的士更有彈性,亦有人批評的士服務差,「揀客」、拒載甚至就地起價等。


這些足以說明,網約車平台的出現可以給予市民更多選擇,也可能會促進的士與網約車之間的競爭,對乘客以至社會整體帶來利益,值得正視其地位。事實上,不少的士司機已加入了網約車平台成為車手。對他們而言網約車平台不完全是壞事,反而可以多一個接客渠道,而且收費上更為彈性。


政府對網約車平台態度模糊,這樣對乘客以至於整個行業生態也非好事。首先,政府雖然沒有嚴厲取締網約車,但白牌車始終是犯法,乘客如果在使用服務途中出現意外,很可能產生保險及賠償的糾紛,令他們得不到保障。而從事網約車工作的司機,同樣也因為違法所以很難得到合適的法律保護。政府不通過合法化規管行業,是置多方利益於不顧,也很可能會產生更多的問題。


的士業界的某些訴求合理


網約車平台無可避免會與的士出現競爭,因此的士牌主自然承受一定損失。但既然Uber等網約車平台有其意義,我們也不應該因為它侵害到的士業界部分利益便斷言放棄,而是聆聽業界合理的反對聲音,在考慮網約車的合法化方案時平衡兩者利益。


對於傳統的士牌主而言,他們與網約車的競爭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都應該得到正視。例如,的士除了的士本身這個交通工具的成本之外,還要有的士牌才能合法經營,獲得的士牌的成本不菲。近年的士牌費雖然自高峰回落很多,但仍動輒數百萬。反觀網約車平台司機不需要有牌費,投入的成本比的士牌主要少很多。


此外,的士的收費受政府監管,加價需向政府申請,而收費也須嚴格按照「咪錶」而定,算是失去了價格自主權。但網約車平台則完全沒有相關的制約,例如Uber今年3月就以油價升幅為由,按每公里加收0.38元燃料附加費。因應的士周日(17日)加價,Uber又公布將會調升收費標準。這些決定完全由Uber平台按情況決定,無須向政府申請。


我們鼓勵良性競爭,但良性競爭的其中一個條件是公平的起步點。的士的價格和監管成本都遠比網約車要高,在競爭上自然存在不利條件。坊間有不同的方案處理這些問題,例如向網約車加徵稅收,再用於償回的士牌,長遠而言取消的士牌費制度。又有人主張要求網約車收費受政府監管,此等意見都值得政府考慮。無論如何,政府都應及早行動處理網約車問題,不應讓問題拖下去。


撰文:湯文詩


圖片: 香港01


原文資料來源: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794173


242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