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蘋果日報 記者:林幗欣

【財經評論】Uber侵犯的士司機了嗎?


Uber於上年年中駛至香港,及至本年中,惹起「的士業界代表」反對,但所謂的「代表」代表了誰?司機嗎?或者是,但更多是的士牌主。

「吳坤成」這名字大家或許覺得陌生,但一定見過其長相。他是「全港的士關注非法載客取酬大聯盟」召集人,對抗「白牌車」的戰爭上,站到最前,指責「白牌車」出現,影響的士司機生意,令他們生計受損。究竟吳先生有何資格,成為的士司機代言人呢?

翻查資料,不難發現吳先生除了是大聯盟召集人,更是「的士車行車主協會永遠會長」,擁有的士牌照之餘,過往多次接受報章訪問,分析投資的士牌照的風險與回報。說他是的士牌照升值的既得利益者,大概連他自己也很難反對。

的士業界一邊指責包括電召客貨車在內的「白牌車」影響生計,另一邊,的士商會卻於今年四月申請加價,吳先生更以的士車行車主協會主席的身分向各大傳媒力陳加價的逼切性。試問一句,大家見過零售百貨生意差,卻加價「彌補」收入嗎?大家見過地產代理一單難求,卻增加佣金以維持生計嗎?說白了,的士生意根本「唔憂做」,各位車主牌主就是看準的士生意供不應求,故申請加價,藉以加租,為本已肥腫難分的荷包增加收入。

「車!你講啫,你又知的士司機點諗!」大概在今年八月,即「業界代表」抨擊Uber最大力,警方放蛇拘Uber司機的時間,筆者又不爭氣地賴床,要光顧的士大佬。「工業邨《蘋果日報》唔該。」司機大佬大概對本報記者不存好感,筆者自己知自己事,講低目的地後立即沉默,反倒司機大佬搭訕,跟我討論起Uber來。

「其實我冇搭過Uber,如果有啲司機收入少咗都幾慘。」深深體會到甚麼是肉隨砧板上的筆者,當時這樣說。「有咩慘?做得幾耐得幾耐,冇得做咪轉行囉,最受影響係嗰啲收租車主,企出嚟嗰啲冚唪唥都係大牌主!」司機大佬答道。

本港市區的士牌照價格於本年5月見頂始回落,最近於640萬元水平徘徊,由高位725萬計,累跌近12%,反對Uber的團體由6月開始越來越高調,不無原因。吳坤成曾在訪問中強調,的士業界歡迎合法競爭,抗議的是「白牌車」非法載客取酬。說起非法,被指生意大受影響的的士業界,今年首十個月,已有167宗拒載的檢控個案,創近年新高,相信檢控宗數只是冰山一角。抗議非法行為的話,請先拉光全港以「香港的士」或「九龍的士」為由,把乘客像乞丐般趕下車,挑戰香港法治的害群之馬,或者是害馬之群。

54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