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的士交易所 HKTEx

的士車主專訪系列(一) -- 黃生


黃生是一位商人,之前也是一位Uber司機,早前參與了我們「香港的士交易所」主辦的「的士牌照買賣投資講座」,之後經我們購買了一架市區的士牌連全新車,繼而成為的士新車主及的士司機,現在駕駛著自己的的士,每天營運他的的士生意。

今次我們邀請了他,接受了我們記者的專訪。

記者:請問黃生在未投資的士之前,有冇其他投資?而主要做咩投資多?

黃生:我投資起步比較遲,去到某個歲數後才發覺需要有投資,當時覺得已經浪費咗幾個投資機會。之後主要都係投資股票,也有投資物業,另外也有買保險,但保險那些我不想將佢歸納做投資,雖然係儲蓄保險,但我不歸納為投資的一類。

記者:有冇咩投資心得可以分享一下?

黃生:個人心得主要係唔好持有太多現金,應該持有有實際回報的資產,意思不是完全不持有現金,只是需要持有部分現金,因為不能完全無現金。但在現今世界各地政府不斷印銀紙,以致現金購買力不斷下降,如持有太多現金,會令自己的身家不斷縮少。

記者:點解之後會選擇投資的士牌?

黃生:這應該同我之前揸Uber有關,因之前在內地工作,現在從內地回港工作,2016年嗰陣,為咗想更自由而選擇揸Uber,但因警方對Uber多次的放蛇行動,令我開始去了解的士行業,之後2017年頭仲去咗考的士司機牌,為咗更熟識香港的道路。亦因為考完的士司機牌之後,開始對的士感興趣,之後開始搵的士嘅相關資料。首先係搵的士司機的收入與Uber司機收入嘅分別,自己上網搵資料,另外有啲Facebook羣組會有好多人分享相關資料。在搵資料嘅期間,就搵到你哋香港的士交易所,並開始了解的士嘅投資,及後參加埋你哋公司搞嘅講座。聽完講座清楚曬之後,就決定投資的士牌了。

記者:最終點解選擇經香港的士交易所投資的士牌?

黃生:主要係因為個講座,因為本來考慮做唔做的士牌投資的主要阻力是我太太,她對的士行業及的士牌投資都不太了解,所以我特別帶埋太太黎聽講座,她聽完講座之後,令她對呢個行業及的士牌投資改觀,開始叫我試下的士牌投資。呢個講座也令我更清楚明白的士牌投資嘅每樣細節,令我可以好安心地經你哋買賣的士。

記者:點解買咗的士之後選擇自己揸返,而唔係交俾我哋幫你管理及收租?

黃生:因為知道自己揸的收入比起放租收到的租金更多錢,相信自己揸的回報會更高。

記者:都知道黃生之前是揸Uber的,點解又會轉揸的士?

黃生:雖然揸的士每日的時間比起揸Uber長啲,但收入確實有啲分別,其實我開始揸Uber時收入非常低,係揸咗Uber半年後收入先升咗啲,其實我知係經驗問題。不過宜家開始咗揸的士,雖然只係揸咗的士一段好短的日子,但其實已經感覺到當中兩者既分別,現在的入收已經高於以前揸Uber的收入,因為攞客上兩者嘅節奏已經有分別,其實宜家最欠缺係未熟識每一區邊個地方上客會最快,我諗如我掌握到這點,應該之後收入會有更大分別。在車費上,雖然Uber有加乘制度,但加乘既時間不是想像之中咁長,大部分時間的士車費會較Uber高。同時間,如果再計油耗及維修方面,其實的士的營運成本方面一定低於Uber,因為宜家我係以車主嘅角度看,有別於普通司機只考慮租金方面。我現在嘅角度係當為將來儲蓄定,之前也考慮過是否租的士一段時間之後才投資的士牌,但最終決定投資的士及自己揸埋的士呢個諗法,唔好再浪費時間。

記者:你由Uber司機繼而成為的士車主及的士司機,當中會唔會有部份原因係因為擔心Uber不合法?

黃生:當然擔心!在早前警方未放蛇捉嗰22個Uber司機之前都無咁擔心,但嗰次放蛇後,在Uber羣組中得知當中的Uber司機的案件發展細節,之後自己衡量過,覺得風險太大,更因為以Uber司機呢個收入的比較下,根本唔值得冒呢個險。其實我在未揸的士之前,已收到好多資訊話,的士司機的收入不比Uber司機收入低,以一個有經驗司機比較下,的士司機好大可能比Uber司機的收入為高,而且我計過,如果成為車主,收入回報會更高。

記者:你揸的士接客有冇咩心得?

黃生:現在主要生意都係街客,而且打折的生意不做,全部做正價,Call的士App的客佔我生意比例不算太高。其實當你去到每一區時,要盡快熟識每一個地方邊道容易上返客,呢一樣先係最重要,反而認路方面不是太大問題,因為有手機工具幫手。

記者:市場上,有好多人話的士牌價高企,你有咩睇法?

黃生:現在所有資產價格都高企,主因是地方政府大量印銀紙,與貨幣政策有關。因為在大量貨幣流通下,只會令資金方向就會走去有實際回報的資產上,如股票、物業或其他商品市場,的士牌也是其中一個有實際回報的資產類別,所以高企的價格無可避免。我只能説,如果地方政府嘅貨幣政策沒有太大變化,高企價格係無可避免。其實物業資產價格也同樣高企,如果要論風險而言,我覺得的士牌的風險比起物業低好多。至於回報方面,我自己會簡單進行比較,如假設以一個的士牌約七百萬來計算,比較同樣是七百萬的物業下,物業每月收租嘅回報可能只係約兩萬蚊或以下左右,相反,一架市區全新的士收租就已經可以有兩萬幾蚊,而且如果自己揸返自己架的士咁計,回報會更高。因為有啲的士司機唔係車主,但司機收入足夠交租給車主那部份,也能有足夠收入給自己,證明的士牌的收入一定高過表面上收租嘅回報。

記者:上屆政府公佈建議推出專營的士,你擔唔擔心影響的士生意?

黃生:好睇政府推出專營的士嘅目的係咩,如果係諗住以專營的士為Uber嘅代替品,那對的士業係一大利好嘅消息,因為現時在市面上Uber的數目,一定多過政府建議推出600部專營的士嘅數目好多。點解張炳良局長話Uber公司有合法的部分,其實Uber開頭黎香港時係有Uber Taxi,點解之後又會取消?以我估計係Uber選擇不合法,亦見唔到Uber有為自己合法化而努力,因我覺得現在對Uber的利益係最大,又不用交稅及受任何監管,以及車隊無被限制數量,因白牌車可無限制數量。而香港政府幾次打擊面在於Uber司機,而不是在Uber公司身上,所以Uber公司無咩風險,風險由Uber司機自己全部承擔。其實的士數量絕對足夠,現在最大問題係Uber對車嘅使用率高過的士只等街客高很多。我覺得政府應該自己做App,統一所有Call的士App,因現在客人對車費價錢唔係最重要的一點,服務才是重點,亦係現在的士司機做得最唔好嘅一點。其實如果做得好方法能夠改善的士使用率,相信能提升的士生意及服務。

記者:有冇其他改善的士行業嘅建議?

黃生:有,例如政府可以貸款比人上樓,的士也可以效法呢個方法,令的士司機能變成車主,揸者有其車嘅方向,相信可以令的士服務質素大大提升,因為成為車主後,的士司機心態會改變,收入係自己,車亦係自己,這可改變成個的士行業氣氛,因為現在最大的問題係司機心態唔平衡而影響服務質素。

記者:你擔唔擔心日後加息會影響你的的士牌投資?

黃生:不擔心,因加息對所有資產項目都有影響,的士牌投資的風險已相對地比較低。大家擔心加息有如擔心世界末日,其實無咩好擔心,一係只揸現金才能無受影響,但在這世代唔可以只揸現金。

記者:你點睇的士牌價長遠走勢?

黃生:我是非常睇好的士牌價長遠走勢,因為銀紙的購買力不斷下降,十年前食飯幾錢,現在幾錢?如果講的士車費,十年後嘅車費又會幾錢?所以我相信通脹會不斷帶動的士牌價走勢向上,我個人認為的士牌係一項長期投資,並唔係一項短期投資,如想短期投資,大可揀股票來投資,更快更方便,的士不能類比,但比較下,的士牌確實係一個風險不高嘅資產投資項目。

記者:你點樣部處以後嘅的士投資?

黃生:當回報吸引時,會考慮買第二或第三部的士用作投資,之後亦會睇成個的士行情再作部處。

記者後話:

跟黃生做專訪,確實也令我學習了不少,他無論在投資及作為一位的士司機的層面上,也盡顯他細心及認真的態度,投資前會細心尋找資料,認真地參與講座學習智識,獨立思考分析風險;在成為的士司機時,也會細心觀察每樣細節,認真努力地想盡方法做好的士服務。

跟黃生一邊做訪問,一邊也感受到他親切的態度,在此再次感謝黃生接受我們的專訪,也感謝您選擇了我們香港的士交易所。

希望各讀者能夠藉著這個專訪,更了解的士行業及的士牌投資,謝謝。

圖片:香港的士交易所 HKTEx 記者攝

696 次瀏覽